易汇外汇 - 易汇外汇在线开户 - EightCap澳洲易汇外汇官网

易汇外汇中国外汇丨外币清算困境与未来发展

admin

  目前,改变中小银行外币清算困局的第一要务,就是中小银行自身要加强反洗钱制度建设及能力培养。

  海外大型外资银行广泛的代理行业务渠道,向来是国内中小银行拓展国际业务不可或缺的资金生命线。近几年,外资银行受到反洗钱及制裁监管压力的影响,调整代理行业务重心,加速关停中小银行外币清算账户,使得部分城商行和农商行国际业务陷入被动局面。面对这一趋势,中小银行纷纷设法自救应变。为此,本期《中国外汇》专访吉林银行国际部总经理姜华郑州银行交易银行一部副总经理杨永强和常熟农业商业银行国际部总经理薛志弘,对话中小银行外币清算的困境及破解之道。

  《中国外汇》:在中小银行外币清算面临一定发展难题的现阶段,各位所在银行的外币清算业务开展的情况如何?未来将采取哪些具体措施来解决存在的问题?

  薛志弘:目前常熟农商银行有美元、欧元、日元、港币等境外清算账户和320多家代理行,代理行网络覆盖全球57个国家和地区,能够有效支撑全行国际业务平稳运行。我行拓展维护账户行和代理行关系所采取的应对措施如下:一是国际结算业务发展注重扩面增量。自2008年迈出跨区域经营第一步以来,常熟农商银行已在江苏省内设立了39家异地营业网点,中小客群不断壮大。二是不断完善银行外汇业务板块。自2016年以来,常熟农商银行先后取得全国银行间外汇市场外币拆借会员、外币对会员和衍生品会员,银行间外币资金、外汇交易业务带来的资金清算业务量稳步增长。三是加强业务系统建设,完善内控建设和合规建设。制定标准化业务操作流程,将报文编报规则和业务操作要求相结合,对容易出错的报文设置系统自动校验功能,提高报文的规范性和准确性,账户行的报文直通率一直稳定在95%以上。四是加强与账户行的沟通交流,一方面,定期分析账户行清算交易结构变化,实时掌握全行外币清算最新动态,对有可能出现的涉敏地区和涉敏业务及时做出调整;另一方面,通过交流沟通,让账户行深入了解本行反洗钱工作的方略和落实反洗钱审查要求的具体举措,为巩固长期合作关系共同努力。

  杨永强:郑州银行开放的业务币种主要为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港币等主流交易货币,目前主要依靠国有大行的境内外渠道,国内外汇清算状态基本正常。虽然郑州银行为全国首家A+H上市城商行,在《银行家》“2018年全球银行1000强”榜单中,一级资本排名第245位,但是在和外资银行的代理行合作方面仍较难取得突破。究其原因,是由于沟通上的障碍和合规文化方面的差异,使得外资银行对我行缺乏全面深入的了解。未来要从多方面进行沟通和交流,加强双方的了解和互信,提高银行反洗钱管理的透明度,夯实合作基础,以推进建立更深入的代理行关系。

  《中国外汇》:当前的严监管形势对中小银行的反洗钱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各位所在银行是如何落实反洗钱工作的?对中小银行开展反洗钱工作又有哪些建议?

  杨永强:反洗钱是一项长期艰巨的工作,没有终点,一直在路上。反洗钱工作事关国家金融稳定和百姓福祉,中小银行“守土有责”,应不断优化管理,增强管理的有效性。作为中小银行,加强反洗钱工作应重在以下方面:

  一是强化素质、重点辅导,不断提升异常交易监测的人防水平。日常工作中,通过集中培训、以会代训、准入考试等多项措施,积极打造一支技术精湛、综合素质高的专业队伍;同时,通过每日对异常交易信息进行甄别上报,每月集中学习典型案例,每季对分支机构上报时效及质量进行考核,来持续提升全行可疑交易上报甄别的质量。

  二是升级系统、精研模型,提升异常交易监测的机防水平。以“智能化、自动化、参数化”为目标来建设反洗钱系统,实现客户身份、交易、案例及评级信息统一的客户视图功能,辅助人工开展客户身份识别;增加资金网络分析功能,深入了解、分析具有一定社会特征、群体特征或资金往来特征的客户(账户)状况及其可疑行为的动向,提升可疑交易报告的质量和工作效率。

  三是除向国内先进同业进行反洗钱合规方面的学习之外,还应积极“走出去”,向海外同业学习合规管理的先进经验,不断进行管理、系统、知识的更新迭代。

  薛志弘:一是加强反洗钱制度建设。制定反洗钱管理办法、反洗钱业务操作规程、反洗钱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反洗钱客户风险等级分类管理规定等内控制度。要在制度层面上明确客户经理KYC尽职调查的履职要求,对反洗钱尽职调查的内容、范围、具体事项和标准加以明确和细化,将反洗钱管理嵌入经营管理环节,确保业务的健康发展。

  二是加强反洗钱系统建设。提升反洗钱工作的科技支撑能力,建设反洗钱监测分析系统,实现其对国际业务交易的全覆盖和实时监测。制定符合反洗钱要求的交易监测标准,及时报告全行本外币大额和可疑交易。此外,要把代理行和账户行反洗钱调查纳入系统集中处理,为后续反洗钱分析积累基础数据。

  三是加强反洗钱风险排查力度。国际业务部门定期对涉及联合国、美国等制裁的国家或地区进行排查,对异常交易客户、业务涉敏地区和账户行负面消息客户进行排查;对涉敏业务主动核查发票、合同、报关单等业务资料,及时消除反洗钱风险隐患。

  四是加强反洗钱日常管理。设立反洗钱领导小组,明确由总行反洗钱管理部门牵头开展反洗钱管理工作,推动落实制度构建、系统开发、反洗钱工作指导,培训、检查、监督管理和考核。

  姜华:要采取有效的措施和手段将反洗钱工作落到实处。首先要在银行总行层面建立反洗钱、黑名单监控系统,并将该系统与银行的核心业务系统并行,用科技手段建起防范的围栏,用科技手段对各项业务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监管。其次,人工监管必须与系统监控并行,发现问题及时进行分析和研究,按照“展业三原则”认真进行穿透调查工作,既要保证业务的合规,又要服务好客户,做好解释工作。

  《中国外汇》:未来中小银行国际业务发展的格局是否会因外币清算发生相应的变化?三位对此有哪些具体建议?

  薛志弘:近年来,全球经济和政治环境变化推动反洗钱等监管政策趋严,导致国际大型银行在去风险化过程中,对代理行和账户行的审查标准不断提升,中小银行保有代理行和有账户行关系的合作银行的数量明显下降。从江苏省农村商业银行的情况看,国内外汇截至2018年年底,全省开办外汇业务的27家农村商业银行中,仅剩10家银行在境外还有外币清算账户,其余银行目前只能通过境内账户行进行外币清算。这种账户行、代理行网络不足的状况,使中小银行国际业务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考验。很多中小银行的国际业务部门正在沦陷为银行的“赔钱货”部门。

  短期来说,外汇清算不会影响中小银行国际业务发展的格局。目前,中小银行服务的客群以中小微企业为主,这类客户对清算时效的要求不太苛刻,中小银行也会发挥服务好、流程短、沟通勤等天然优势来弥补清算效率不高的短处。长期来看,一方面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和资本项目的有序放开,国际业务将从单一产品营销逐步转化为向客户提供商务服务、资金结算、贸易融资等一揽子综合解决方案,银行通过支付结算、投资理财、供应链金融等交易银行服务可不断增加客户黏性;另一方面,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SWIFT GPI项目的推进,跨境支付逐渐实现实时化,对外币清算效率、境外直通清算渠道的需求会更加迫切,外汇清算渠道对国际业务发展的影响将会更加重要。

  杨永强:随着当前境外反洗钱监管形势越来越严峻,中小银行在短时间内还需要依靠大型中资银行的境内外外币清算渠道以及部分境外二级清算银行,间接进行外币清算。这在短时间内会形成大批中小银行从直接清算市场退出,背靠大行清算。由此可能引发中小银行客户的大量迁移,在国际业务方面形成大行更大、小行更小的局面,不利于市场的良性发展;同时,由于大行代理清算量较大,是否会引起其境外账户行或境外监管机构的关注也未可知。

  长期来看,反洗钱与制裁严监管是大势所趋,中小银行在面临压力的同时,必然会寻找新的清算突破口,通过改进和完善反洗钱合规管理及系统搭建,不断尝试与沟通,逐步与外资银行建立起互信关系及业务合作。相信随着我国对外贸易的发展,与各国经贸关系的继续深入,由中资企业带来的交易仍然是外资银行重要的利润增长点,加之我国金融业双向开放,外资银行对华代理行业务还有望进一步深入。

  姜华:“关户潮”的发生,使得中小银行国际业务的发展举步维艰,面临着极大的生存压力。外币清算渠道是决定中小银行国际业务能否生存的决定性因素。目前在境外行和境内大行的双重挤压下,失去外币清算渠道的中小银行的国际业务,最终必然是自生自灭。这势必会影响到中小银行为广大中小客户提供综合服务的能力,也会对地方经济发展造成一定的影响。

  EightCap易汇

  《中国外汇》:对当前中小银行开展外币清算有哪些建议?当前改变现状的第一发展要务是什么?

  薛志弘:外币清算是国家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一部分,而中小银行的外币清算服务则是加强国家对中小企业金融服务的组成部分。因此,我国大型国有银行应加强对中小银行的了解,并充分沟通、善加辅助,不建议对中小银行外币清算户简单的“一关了之”。海外大型外资银行也应加强对我国中小银行的了解和辅导。中小银行外币清算是一块很大的市场,外资银行加强市场的开发和服务,符合我国加大金融开放的大趋势。

  目前,中小银行外币清算陷入困局主要是由国际上越来越严格的反洗钱要求和我国国内中小银行相对薄弱的反洗钱能力造成的,因而,要改变现状,第一要务就是中小银行自身应加强反洗钱制度及能力的建设。随着我国监管对反洗钱要求的不断提高,在此环节上,中小银行应严格按照我国日益提高的监管要求执行。

  杨永强:对于中小银行面临的清算困境,尤其是美元清算,我们建议监管机构给予更多的支持和关注,也希望中小银行能够联合起来共同渡过难关。

  首先要争取监管支持。金融关乎经济命脉,监管部门可就美元清算等问题与美国相关部门进行沟通;进一步优化反洗钱监管,与国际接轨,提高反洗钱监管的有效性。其次,探索清算新模式。中小银行是否可以联合起来,由银行业协会统一开立清算账户,由加盟的中小银行共享使用,在解决中小银行清算问题的同时,节约外资银行账户管理成本。最后,大力拓展跨境人民币业务,宣传倡导客户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结算,减少对外币、对美元的依赖,摆脱美元清算的束缚。

  目前,中小银行发展的第一要务是加强反洗钱合规管理,包括优化反洗钱管理架构,引进全球认可度较高的道琼斯、银行家年鉴等数据供应商提供的风险与合规数据库,增强外资银行要求较高的PEP反洗钱管理,加强对NRA账户的KYC,严格遵循“了解客户”“了解业务”和“尽职审查”的原则,严谨调查客户背景、易汇外汇尽职审查交易的真实性和合规性,留存相关资料;审慎办理相关业务,建立并完善开展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的必要程序;在防范合规风险的同时,增强与外资银行的交流沟通,尤其可以从外资银行的国内分行入手,增强合规文化交流,逐步建立起信任。

  姜华:中小银行在经营发展中,要高度重视各项内控合规工作的建设,尽快提升自身能力,以融入全球经济的发展大潮。但目前所面临的外币清算困境,仅靠中小银行自身的能力很难破局。我认为应该从国家政策扶持和银行自身建设两方面共同努力。

  从政策层面,希望监管部门高度重视目前存在的问题。外币清算关乎中小银行的生存发展,也关乎中小企业的生产经营。建议央行可以指定一家机构或一家中等规模的城商行建立专门的系统为全国的中小银行提供外币清算代理服务,由央行牵头与美国、欧盟等组织商议将指定的清算机构纳入公开、透明的监管体制中,并在央行现有的境内外币清算系统基础上,开发为中小银行提供外币清算的系统。

  将外币清算的合规管理纳入人民银行反洗钱及外汇管理政策范畴内,制定专业的考核制度、管理措施;赋予专职外币清算代理机构管理权、准入权、考核权、处罚权,规范并引导中小银行健康开展外币清算工作。外币清算工作集中管理,可以有效控制反洗钱等各类风险,及时掌握了解国际反洗钱工作的发展状况。此外,还应对中小银行进行及时培训和指导,以有效提高中小银行的操作能力,防范风险。

  银行业协会也应高度重视这一情况,要求大行转变观念,在外币清算方面做“银行的银行”。此外,大银行也应承担向中小银行进行技术输出的责任,这也是大行的社会责任所在。

  对中小银行自身而言,第一,应该更加合规审慎地开展国际业务,要用合规文化引领业务发展,不能盲目追求业务规模和效益。要从国际的视角认清反洗钱工作的重要性,要从全球的维度承担起维护金融安全的责任。第二,采取有效的措施和手段将反洗钱工作落到实处。第三,重视合规人才的培养。在总行国际业务部或单证中心设立专门的岗位或中心从事反洗钱、涉黑名单的管理工作,及时学习、了解政策新动向,紧跟全球跨境监管工作要求,牵头做好全行的反洗钱工作。第四,在业务发展中要量体裁衣,找准自己的定位,明确自己的发展领域。不做大而全,要做小而精,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中国外汇》:感谢三位银行总经理的深入分析。我们得出如下共识:首先,随着全球反洗钱等监管形势的日趋严格,我国中小银行外币清算正在经历较大调整。此次遭遇关户的主体主要为中小城商行及农商行。“关户潮”的发生使得中小银行国际业务的发展举步维艰、面临极大的生存压力。其次,目前中小银行外币清算的困局主要是由国际上越来越严格的反洗钱要求和我国国内中小银行相对薄弱的反洗钱能力造成的。改变现状的第一要务就是中小银行自身应加强反洗钱制度及能力建设。最后,外币清算是国家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的一部分,中小银行的外币清算服务受限也会对我国对外贸易产生不良影响。建议监管部门对此高度重视,我国大型国有银行应对中小银行善加辅助,不应简单地将中小银行外币清算账户“一关了之”;海外大型外资银行也应加强对我国中小银行的了解和辅导。感谢三位总经理就中小银行外币清算账户的困境及未来发展分享上述精彩观点。易汇外汇中国外汇丨外币清算困境与未来发展

标签: 国内外汇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